麻豆传媒映画侄女

  邵平波又问:“是牛有道一个人出来了,还是所有人都出来了?”太叔雄:“目前还不清楚,目前收到的消息只有牛有道一个人出来了,至少宗门还不知道本门弟子有没有出来,宗门此时应该在联系其他门派打听。”邵平波沉默了,意外吗?是有点意外,但对他来说,又是情理之中的事情,他了解的牛有道,除非像天都秘境一样进去了就出不来,否则牛有道能跑出来一点都不奇怪。他的第一反应就是牛有道用了什么手段,因而从圣境脱身躲过了一劫。他的心情很复杂,他期待牛有道在圣境难逃一劫,又觉得那样太便宜了牛有道,他更想亲手将牛有道解决掉,说是一雪前耻不为过,否则有些东西要背负一辈子,可许多事情他目前的能力又做不到。而眼前的大事又被牛有道干扰了,他知道牛有道是无心的,可某种程度上也证明了他和牛有道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了。遥想当年,他是牛有道仰望的存在,牛有道面对他只有逃的份,而如今他竟拿不出任何东西撼动牛有道。他也明白两人之间最大的差距在哪,修士和非修士的差距,这是无法逾越的鸿沟,常常让他无力……牛有道树敌不少,想让牛有道死的人不止一个邵平波,但许多人都如同邵平波一样,面对的已经不是曾经的牛有道,都得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,牛有道从圣境脱身的消息逐渐传开,令许多人失望了。哪怕是紫金洞,也有不少人希望牛有道死在圣境,可又怕牛有道死在圣境,因为担心圣境将牛有道逼急了会逼得牛有道奋起反抗,到时候会连累紫金洞。大家也算是在紫金洞相处了一段时间,一伙人算是都看出来了,真要到了那个地步,牛有道是很有可能会干出那种事的,怕是不会坐以待毙。紫金洞长老和圣境对着干,那后果想想都可怕!一时间,牛有道出了圣境的动静传的不小,引起了修行界的高度关注。总之那个上清宗的弃徒,十多年来已不知不觉慢慢变成了修行界的大人物。如今的牛有道在修行界算号人物,这点没人能否认,许多成名已久的人物也得抬头望,公认的丹榜高手巫照行都成了牛有道的手下,人尽皆知。许多散修将牛有道视为楷模,‘道爷’的称呼在一些人中传开了,许多散修开口闭口谈论时都冠以‘道爷’的称呼。牛有道的成功令不少散修越发想重复其成功模式,选一个类似商朝宗的人物扶持,却因此让不少人丢了性命,牛有道只有一个,将来会不会出现第二个谁也不知道……守缺山庄,一群大型载人飞禽来到。为了即将来到的第二场历练,缥缈阁足足调集了整百只大型飞禽。拥有大型飞禽最多的不是万兽门,而是圣境。各派参与历练的人员,还有缥缈阁组织的相应人数,皆在守缺山庄列队等候。站在楼阁上的丁卫拿着两份名单,一份是缥缈阁的,一份是各派的,忽说了声,“既是比试,要公平。”旁站的人愕然,不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,有人问:“名单有问题吗?”丁卫道:“缥缈阁的人比各派多一人,若比试开始后,黄班还没有把牛有道带回来,缥缈阁这边的人手减掉一个,不要落人口舌,明白吗?”“是,明白了。”其手下拱手领命。丁卫审视着下面站成两队的人,略抬下巴,“出发吧!”一声令下,三人一组,登上飞禽,很快,连同护送执法的人员近三百号人全部乘飞禽在空中盘旋。丁卫闪身腾空,落在一飞禽上带头乘风远去,盘旋的大量飞禽遂追随而去。云海、山海、湖泊、河流迎来又在身后远去,初来圣境的各派人员不断环顾四周,打量观望。白昼见夕阳,夜幕见星空,直到次日黎明,飞行了差不多一天的时间,终于抵达了一片一望无际的泽国。沼泽横溢,与蛮荒山势交织在一起,沼泽中的山林如同潜伏露背的各种千奇百怪般的怪兽,此地名为荒泽死地。名字虽不好听,却是气象万千,站在山巅的一群人放眼眺望,也不得不赞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。对于这里,之前拿到手册的历练人员皆在手册中看到了介绍。因为沼泽横溢,面积巨大,一般的动物难以在这生存,故而称为死地。但妖狐不一样,天赋迥异,跋山涉水体态轻盈,能在沼泽泥草上飞纵奔跑,亦能钻入烂泥地中躲藏。而之所以被称为妖狐,更因其天赋神通,具备天生妖力,成年的妖狐天生就有媲美于炼气期修士的攻击威力,加之天生灵智,因此曾站在圣境食物链的最顶端,直到被进入的修士给终结。也正是因为此地的特殊环境,适宜妖狐生存和躲藏,遇到危险能遁入沼泽之中逃离,令修士难以将其彻底剿灭。也是因为修士动用了各种力量绞杀,才将妖狐逼入了此地苟延残喘。而缥缈阁的前身就是圣境网罗的猎杀妖狐的修士,将妖狐击溃后,又化成了帮圣境管理天下的组织。当然,对妖狐的猎杀从来没有停止过。“猎杀期限三个月,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,最终以获得的妖狐竖眼多少论胜负。三个月后,在此地集合分胜负。记住,两队人马,本队不许抢夺另一队的,也不许对另一队的人暗下杀手,一旦发现违规,不管是谁,严惩!”站在山巅最高处的丁卫居高临下,身后披风猎猎,面对众人当众宣布比试方式。所谓妖狐竖眼,是指妖狐的第三只眼,妖狐两眼眉心之间长有一颗竖眼,平常不太睁开,但却是妖狐的命门,一旦挖掉妖狐的竖眼,妖狐也就没了命,以此论输赢还算公平,总不能身上带一堆妖狐的尸体。之后丁卫又对各派历练修士道:“不比缥缈阁,你们没有猎杀经验,我建议你们联合行动,比你们漫无目的盲目乱窜乱找的好。好了,比试正式开始吧!”缥缈阁参加比试的人员顿时聚集在了一起,明显在做商议布置。各派人员面面相觑,他们对此一点经验都没有,都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,遂也聚在了一起商议怎么办。商议的结果还是决定听丁卫的联合行动,既然要联合行动那就要有组织框架,必须要有总指挥发号令,否则大家各干各的还联合个屁。推选谁来发号令破费波折,最后的结果也差不多是谁强势一点谁说的算,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,至少强势一点的人能在这临时凑队的情形下有点威慑力,便于指挥。一番争论后,各派最终推出的猎杀首领是器云宗的长老太叔山城。解决了这个问题,就是下一步行动的问题,一帮人拿着缥缈阁给的地图查看,商量怎么开始。虽说有了首领,可各派的人还是想跟本派的人在一起,不愿被打散,这是大家共同的意思,因此最终的行动方式还是以各派的人员为一小队。之后则是布置搜寻去向、推进和集结的方式。布置到紫金洞这边的时候,芙花插了一嘴,“太叔长老,紫金洞人数不够,只剩两个人,就不要单独布置了吧,让他们两个跟我们四海这边好了。”四海等人答应了牛有道,牛有道不在时帮忙照顾一下秦观和柯定杰。太叔山城目光略闪烁,道:“我这里负责指挥,正好缺两个探路和联系诸位的,就让他们两个在我身边跑腿吧。”牛有道的人?众人相视一眼,牛有道在天都秘境搞的器云宗全军覆没的事,如今不算什么秘密,牛有道的人落在了太叔山城的手上估计不会有好果子吃。秦观和柯定杰一听这话,顿时紧张了起来。芙花提醒道:“太叔长老,现在是团结一致的时候,历练的成绩关系到大家的将来,这个时候闹出什么内讧就不好了。”她在提醒对方不要公报私仇。太叔山城,“我这领头的,才刚上任,就有人不听指挥,这接下来还怎么联合行动?”芙花:“不是不听指挥,为了避免误会,太叔长老还是避避嫌的好。”太叔山城呵呵一声,忽冷眼道:“即如此,那就大家一起来决议,是赞成我的意见,还是赞成芙花的意见,大家来公论,赞成我意见的,各派领头的劳烦举个手!”他自己说罢先举手了。晋国那边的另两家以器云宗马首是瞻,自然是第一时间跟着举手了。之后举手的竟是燕国的逍遥宫和灵剑山。各派接连慢慢举手,齐国的、卫国的、韩国的都举手了,宋国的裂天宫和血神殿也抬了手,倒是众人瞩目下的凌霄阁长老全泰峰嘿嘿两声,抱个手道:“我保持中立,不反对谁也不赞成谁。”他能做到这样已经算是给了牛有道面子,大家也知道,这老家伙扛着和牛有道是结拜兄弟的名分。秦国的没举手,四海的也没举手,可这影响不了结果。秦观和柯定杰心中悲凉,两人知道,牛长老树敌太多的后果在这个时候反馈到了他们两人的身上。

丝瓜视频无限看卍

  神族内外,无数道目光望向战场,那里的两道身影仿佛消失了般,被一片独立的空间大道所笼罩。神昊和叶伏天,都不见了。“自成道域,神昊借助了外物。”太玄道尊他们自然看得出来,神昊,借助了超凡神物。但叶伏天让他不必插手。既然如此,太玄道尊相信叶伏天能够应付。那里,有剧烈的空间大道之意波动,浩瀚天地无尽神光降临那片空间,融入其中。在里面,神昊身上神辉璀璨,凝视下空叶伏天的身影。叶伏天竟然狂言,他比想象中的弱。“这里,是我的世界。”神昊盯着叶伏天冰冷开口。“你的世界?”叶伏天看了神昊一眼,眼眸中透着一缕蔑视之意,开口道:“你看清楚了。”叶伏天话音落下之时,这片空间又一次变幻,只见日月当空,漫天星辰环绕。这里,像是又一个世界,太阳之上,有神火降下,那轮孤月,则透着冰冷的寒意。环绕于天地间的星辰,每一颗星辰都蕴藏磅礴之力量。仿佛这里的一切,都在自行运转。“第四神轮。”神昊心脏剧烈的跳动着,叶伏天,竟然还拥有第四神轮,而且这神轮仿佛独立于世,能够开辟一方道域,宛若小世界般。他感觉他的力量遭到了压制。然而,这怎么可能,这是他借助神之遗迹中的神物才做到的。除非,叶伏天也和他一样……“这是我的世界。”叶伏天冷漠说道,万千星辰环绕神昊的身体旋转,速度越来越快,苍穹之上发出一道道轰鸣之声,一股窒息的力量似要将这片天都埋葬掉。“轰隆隆……”星辰天降,每一颗星辰都似无边巨大,朝着神昊的身体砸落而下。神昊身上神辉释放到极致,一条条空间神光扫荡而出,化作骇人的风暴,想要吞没那漫天星辰。但诸天星辰同时垂落,将空间风暴都压制住,直接轰碎来,继续砸向神昊的身体。神昊手中神枪刺出,无数枪影绽放,将一颗颗星辰都直接击穿,可见他的攻伐之力确实极为强横。但就在这时,天地轰鸣,神昊感觉到了一股极致的威压,似这片空间要坍塌粉碎,他抬头,头顶上空一道天神般的身影降临,神象附体,手持长棍,朝着他砸落而下。这一棍,万千神象与之一体,诸天星辰环绕,神挡杀神。神昊感觉到他的神辉不再有压制力量了,长棍扫荡而来,他的神枪被镇压,仿佛出现了裂痕。“轰……”天地间发出一道沉闷的声响,神昊的身体被轰飞出去,大道崩灭,他的身体直接被一棍扫向远处。叶伏天朝前迈步而行,眼神极为冷漠。外界的人依旧盯着那片空间,他们隐隐能够听到可怕的剧烈轰鸣声响。“砰!”一道炸裂般的声响传出,他们便见一道身影被扫荡而出,无力的朝着远处方向飞去,在虚空中喷出了一口血箭。“神昊。”神族强者一个个脸色难堪,那被扫荡飞出的身影,是神昊。他们神族这一代的第一人,完美神轮拥有者,被直接扫荡出去,极其的狼狈,甚至,破碎的衣衫已经被鲜血染红,气息微弱,哪里还有之前的意气风发。天谕界一方的人倒是没有太强烈的感觉,仿佛本就该如此,叶伏天所做到的一切,让他们都绝对的信任,哪怕站在他面前的是神族第一天骄,他们依旧相信叶伏天能够战胜。萧氏、元泱氏以及斗氏部族三大巅峰人物看到这一幕心中有些波澜,他们知道这一战的意义。神昊落败,今日起,那站在神族上空的白发青年,将成为他这一代最耀眼的人物,没有之一。虽然他并没有和简青竹以及南洛神等人交手,但他今日所做的一切,已经不是任何同代人物能够相比的了,没有人,能够复制他所做的一切。天谕界的那些大人物心中也微有波澜,天谕将变,不仅仅变了,而且甚至已经能够影响九界格局了,叶伏天是能够改变天谕历史的人物。正如万神山山主所想的那样,当年顾天行,都不是划时代的人物,叶伏天却会是这样的人,所以,他愿为叶伏天出手。叶伏天身上气息收敛,他脚步往前迈步而行,余生等人相继跟上,随他一起。一行人走在神族的上空之地,神族无数强者看着他们一步步朝前,走向神族高处,神殿所在的方位。没有人拦,下位皇的人,根本拦不住。神昊被神族的强者带了下去,看着叶伏天从他上空走过,已经受到重创的他又吐出一口鲜血。这一战,败尽英明。叶伏天,踩着他,踩着神族,扬名。叶伏天走到了神殿前,神族的一位位大人物站在那,目光落在他的身上,近距离看着叶伏天。此时,他们只要一出手,就能轻易将叶伏天斩杀,将这些完美级神轮拥有者尽皆斩尽。但他这么做的话,却没什么意义,斩了叶伏天等人,这些人不会威胁到神族的未来,因为今天,神族就会消失。不过既然双方都明白,叶伏天他们敢走到这里,依旧需要极大的勇气和魄力。这是将命当做赌注,和神族一族对赌。“老师,师兄。”叶伏天看向齐玄罡、颜渊以及南斋先生三人轻声喊道,当年的一切历历在目,赤龙界大离国师不顾自身安危退走,赠言天行健,君子当自强不息。大师兄千里送行,面对大离皇朝皇室,将他送出了大离。“师尊,我们来接你回去。”斗曌倒是一点不觉得陌生,笑着开口说道。他目光瞪着齐玄罡他们身后的神族强者。“放人。”神族族长开口说道,顿时神族强者后撤,遵守约定,让叶伏天带齐玄罡走。“还有一人。”叶伏天看向神族的大人物,菲雪不在。他知道,菲雪才是神族的目的,她体内拥有神族想要的神物。“你们走到这里,我只答应放他三人。”神族族长开口说道。这三人,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,神物在菲雪体内,自然不能放走。“我都要带走。”叶伏天冷漠说道。神族族长淡漠的扫了他一眼,道:“也行,等我将我神族之物取出,便让你带人走。”“那不是神族之物,是我师尊所得到。”齐玄罡冰冷开口。“你不要忘记你师娘是谁。”神族族长扫了他一眼。“我要完好无损的带人走。”叶伏天继续道。神族族长没有看叶伏天,而是望向太玄道尊他们。“今日诸位一齐降临我神族,那口气也出了,本座也给足了几位面子,若要得寸进尺的话,那么……”神族族长扫向天穹,冰冷开口:“开战吧。”并非是只有叶伏天拥有勇气。神姬杀入天谕书院,对方杀回来当然没问题。但,他们赌神族不敢开战,天谕界诸势力,那三位,就敢开战吗?双方,以神族所有强者,以及各顶尖势力的所有强者为质,只要不是巨头,一旦开战,都可能会死。谁,能承受得起?浩瀚神族,一道道窒息威压降临,太玄道尊以及三大巅峰人物的气息笼罩着整个神族。一时间,静得有些可怕。所有人能够感受到的氛围只有压抑。“轰!”就在此时,远处,神之城的上空之地,忽然间出现了一股恐怖的血色风暴。神族族长抬头朝着那方向望去,只见那股血色风暴越来越强,苍穹之上出现了一可怕的风暴旋涡,似有人在开辟一条空间古路。太玄道尊以及叶伏天等人也朝着那一方向望去,那股气息太可怕了,风暴越来越强烈,将无尽空间都笼罩,朝着神族方向蔓延而来。血色的神光从天穹落下,像是一道道血劫。“都下去。”神族的族长下令说道,顿时神族强者纷纷朝着神族下空而去。此时,能够清晰的看到神族强者眼神中的浓浓忌惮之意。这一刻,叶伏天已经猜测到了是谁了。在他们来之前,师公天河道祖,一人杀入神族,灭杀许多神族强者,而且,将天河界的界皇宫直接从天河界抹除。他不知道师公究竟经历了什么,会变得如此的强大可怕,这股气息,已经完全不是之前师公身上的气息了。当然,神族当年对师公所做的一切,无论师公怎么做,都不足为怪。那是滔天血仇,不共戴天。很难想象,那一直看起来很平静的老人内心有多强大,忍耐了多久。“轰……”苍穹风暴出现了一血色旋涡,仿佛开辟出了一条血色的空间之路,穿透那股风暴,隐约能够看到一道漆黑的身影站在那,宛若一尊血色杀神般。神族族长眼眸穿过那风暴,那一战天河道祖已经遭到了重创,如若今日不是四大巅峰人物降临,对方敢开启空间风暴,他会直接迈步走进风暴里面,去找到天河道祖。但现在,他不敢。“放人。”一道声音穿透血色风暴从遥远的地方而来,神族强者脸色阴沉到了极致。若说有一人没有任何顾及敢直接开战的话,那一人,毫无疑问,便是天河道祖,他已疯魔!

91麻豆传媒映画在线播放

  “我肯定被群里的人传染了。虽然那群里的聊天记录看着很欢乐,果然,我还是过些时间就退群吧。否则时间久了我都会被同化的——等让表姐看一下那药方,确认那些补品吃下去会不会毒死人后,就退群吧。”宋书航心中暗道。其实,明明只是一些莫名其妙的群友……他又是莫名其妙被加进去的,宋书航完全可以不理会对方死活。但他总感觉自己知道对方如果吃的‘丹药’是有毒的东西,那他无论如何也要劝说一下。不管对方是不是会听他的劝告,但至少他要做到问心无愧。是的,问心无愧。听不听是群里成员的事,但劝不劝却是他的事。*********回到宿舍后,宋书航登上聊天软件,给自己的表姐赵雅雅发了一份抄录下来的药材清单。“雅雅姐,假设:如果以上药材全部放入药锅中炖煮,做成药糊,煮出来的东西会不会吃死人?有空的话请帮我检验一下。”敲下回车键,将消息发送出去。宋书航靠在椅子上,放空脑袋。表姐赵雅雅和他不同,她已经处于大学实习期,上网不多。有时候好几天才会上线一下,发个消息过去,个来星期才回复也很正常。如果可以的话,宋书航不希望在网上询问这问题。毕竟有些事情当面说的话就不会产生误会,否则表姐万一以为是他想吃这药的话,不当面说误会了咋办?他怕他家的母亲大人坐飞机过来看他呢。不过今天,他感觉自己越来越有要被群里人‘同化’的感觉——果然啊,虽然看聊天记录时很欢乐,但还是早点退群比较好。趁着自己从没在群里聊天冒头,和群里人也没交情,退起群来也不会有多少留恋。话虽如此,但他的手指还是不由自主点向屏幕右下角,将九洲一号群打开。人的习惯养成其实很容易,他养成每天看群的习惯也只用了十天。群中正好有人在线。北河散人:“阿七,渡劫结束了吧?小十六晋级了吧?”这句话是十多分钟前发上去的,但苏氏阿七一直没回复。“雷劫不会出事了吧?”灵蝶岛羽柔子出声道,这次上号的是她本人而不是她爹。小姑娘虽然才刚入群,但嘴甜,已经和几个经常冒泡的群友结识。她知道修行之人每一次的雷劫都不可小看,就算是再弱的雷劫,一个不小心都可能出大问题。“应该不会吧,有阿七在呢。区区三品后天雷劫,若是有问题,他都可以强行打散的。”北河散人说道。只是苏氏阿七一直不回话,他心里难以安定。这时,有一个宋书航没见过的id冒出头来。这是个名为‘铜卦仙师’的id:“你们先不急,等本仙师算上一卦,便知结果。”北河散人沉默了片刻,回道:“也好。”看样子这叫铜卦仙师的家伙扮演的是算卦之流的仙师?大约只有两三分钟的样子,铜卦仙师便冒头道:“哈哈,没事。本仙师算出的结果是上上签,大吉大利,苏氏阿七和他后辈绝对没事。我们就等着小十六过来挑战大家吧!”上上签,那应该能安心点了吧?算卦这种东西虽然做不得真,但有时候的确可以让人心中稍得安慰。书航心中暗道。只是北河散人听到这卦像结果后,没有欣喜,反而沉默下来。片刻后他发了个苦笑的表情:“看样子小十六真的出问题了,所以阿七才没有上线。有没有人在h市附近的,过去看看阿七,是否需要帮助?”狂刀三浪冒头,叹道:“卦仙既然算出了大吉大利,那就真的是出事了。但我离h市很远,就算想赶过去也得好几天。”“?”羽柔子疑惑。“羽柔子妳有所不知,仙师这家伙算的卦,从来就没有中过。他若算出是大吉大利的话,那妳最好快做准备,因为妳绝逼要大祸临头了。反之,若他算出你是灾劫临身之类的话,反而可以松口气,因为你估计要鸿运当头。如果哪天他算出你有灭世大劫,万劫不复时,那你可以先办个庆功宴啥的了,因为这是要出门捡个仙器的节奏!”狂刀三浪解释道。北河散人补刀:“从另一方面来说,卦仙的算卦的本事的确很强的。因为只要将他算的卦反着看,那基本就是正确答案了。”铜卦仙师:“……”他好想声嘶力竭的叫一声,反抗一下。但他又偏偏一辈子满满的黑历史,所以纠结的要死。“对了,羽柔子姑娘,能问问你父亲什么时候回家吗?他在本座家已经做客很久了,难道他就不想家,不想可爱漂亮的女儿吗?”狂刀三浪这次学乖了,没有开口死。“好的前辈,我有空替前辈问下阿爹。”羽柔子很有礼貌的回答,却只是给了张空头支票。没说什么时候去问,也没确定要叫父亲回家。狂刀三浪都是活成人精的,岂能不明白羽柔子的敷衍之意?所以,三浪哥的眼眶又湿润了。“有潜水的,在h市的吗?”北河散人了群中所有人。潜水中的成员纷纷冒头,然后齐刷了摇头的表情。华夏那么大,群里人只有这么多,不可能所有人都扎堆在一起。宋书航所在的江南区倒是紧贴着h市,但他又不认识苏氏阿七——而且他觉的自己脑子还清醒着,不可能陪群里的爷们去找一个因为‘渡雷劫’失踪,然后算卦算出‘出了事’的群友。他毕竟还没被同化。这时,灵蝶岛羽柔子再次出声道:“我准备前往j市处理点事,到时会先乘飞机到江南机场,再转j市。江南区邻近h市,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可以随时联系我……虽然我对h市不熟,但有需要帮助的话我一定会尽力的。”“那真是太好了。”北河散人回复道。经过江南区?群里这姑娘要到这里来?宋书航眨了眨眼睛。北河散人欣喜道:“我想办法联系阿七,有需要帮助的话我联系羽柔子妳。”他和苏氏阿七私交很不错,两人加入九洲一号群前就是生死至交。现在铜卦仙师那一卦让北河散人有些心乱。事不关已,关已则乱。这时,群主黄山真君出现,出言安慰道:“北河,你别太过于担心。有阿七在场,别说是三品后天雷劫,就算是四品先天雷劫也奈何不了他。”“说的也是。”北河散人叹了口气:“其实本来我不担心的,毕竟只是区区三品后天雷动。只是铜卦仙师那大吉大利的上上卦,让我一下子就提心吊胆了。”“……”黄山真君。“……”狂刀三浪。北河散人说的好有道理,他们俩无言以对。

水果视频app下载安装污污版

  尹乐生微笑道:“我脑袋没坏,反而清醒的很。因为我知道,想要离开此地,杨兄的力量必不可少。”杨开眉头一扬,嘿嘿笑道:“尹兄的意思我明白了,但是……你凭什么觉得我会带你出去?”尹乐生沉声道:“你不是想打探那只傀儡的消息么?那傀儡对你有大用吧?”听他提起小小,杨开面色一沉,喝道:“它在哪!”尹乐生呵呵笑着,气定神闲道:“杨兄果然很看重它,既然杨兄有所求,我亦如此,不如咱们做个交易怎样?”杨开咬着牙,虽然恨不得冲过去将尹乐生痛打一顿,然后逼问他小小的下落,但这个时候蛮力却是解决不了问题。尹乐生只要不告诉他小小的消息,杨开也没辙,而且就算说了,杨开也无法确定他说的是真是假。与杀尹乐生相比,杨开更想知>道小小的情报。沉吟一阵,他颔道:“怎么交易?说来听听。”尹乐生道:“你带我离开这鬼地方,我将那傀儡的下落如实告知。”杨开冷笑道:“我怎知你说的是实话?说不定你根本不知道小小所在的位置。”“我知道!”尹乐生神色一肃,“不妨告诉你,你那只傀儡当年确实与我一道落入了东域,只是以我当时的实力根本无法收服它,所以便一直尾随在它身后,想要找个好机会,可惜一直没能成功,如今它去了何处,这天底下也只有我一人知晓,再无第二人,杨兄你最好想清楚。是在这里与我殊死一战,两败俱伤,还是公平交易,各取所需。”杨开冷着脸,道:“先告诉我,我立刻送你离开。保证不对你出手!”尹乐生呵呵一笑,道:“你当我是三岁孩童?”“那你想怎样?”杨开不耐低喝。两人你一言我一句争执不休,另外三人都看的惊奇连连,不过他们虽然不知道杨开与尹乐生到底在争执什么,但也多少听出了一点端倪。长昊忽然道:“尹兄,他能带我们离开这里?”尹乐生瞧了他一眼,道:“如果他都不可以的话,那就没人可以了。”“凭什么?”长昊惊问,“此地乃虚空夹缝。不打破空间屏障的话,根本没办法离开,我们之前那么多人联手也没能成功,他凭什么一个人就可以做到?”尹乐生皱了皱眉,道:“因为这位杨开杨兄精通空间力量。”“精通空间力量?”长昊闻言又惊又喜,目光灼灼地朝杨开望去,仿佛看到了活命的希望。另外两人也是激动无比,暗暗地舔了舔嘴唇。“本少精通空间之力。关你们屁事!”杨开瞪了那三人一眼,一肚子不爽。长昊陪着笑脸。道:“呵呵,杨兄,我等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,如今此地就只有我们几个活了下来,你若真能离开,便将我们也一起带出去怎样?放心。我等日后都必有厚报!”“是啊是啊,杨兄之恩我等铭记于心,他日必有所报!”“杨兄,多个朋友多条路,他日你若来我西域的话。我孙某必定倒屣相迎!”那两人也随着长昊吆喝起来,一脸恳求地望着杨开。“滚蛋!”杨开不耐地低喝一声。长昊闻言,神情逐渐冷了下来,望着杨开道:“杨开,你可不要太不识相,你虽然实力不俗,但我等四人联手你可有把握相敌,不要逼我们对你动粗!”杨开冷哼一声:“你们先前四十个人本少都不怕,现在只剩下四个了,能拿我如何?想死的话就上来试试。”长昊脸色一僵,却也知道杨开说的是事实,先前四十个人都无法将杨开怎样,现在就算他们四人联手,也未必能拿得下他,更何况,传闻中那精通空间力量的武者是最难对付的,这种人就算打不过,逃跑可是一流的水准。杨开没再理会长昊和另外两人,一转头朝尹乐生望去,森声道:“你既然要与我做交易,那就拿出个让我们双方都信服的说法来,否则今日你必死无疑,大不了我自己去东域慢慢找。”尹乐生脸色一沉,道:“杨兄就这么自信能杀得掉我?”杨开撇嘴道:“在这种环境下,我动动手就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,你说我杀不杀得了你?”说话间,杨开随手一挥,一道虚空暗流忽然像是受到指令一样,一下子翻卷出来,宛若一条长河,朝尹乐生轰了过去。尹乐生吓了一跳,连忙朝一旁避开。待重新站稳身形之后,脸色铁青无比。他本以为自己有杀手锏,根本无需太过惧怕杨开,但现在看来,此地特殊的环境不但没让杨开束手束脚,反而无形增加了他的实力,若是真在这里动手的话,自己的胜算不足两成啊!必须得赶紧离开这里,迟恐生变!想到此处,尹乐生沉声道:“杨兄看看这个!”说话间,他随手一抛,将一物抛向杨开。杨开也不怕他耍诈,伸手接过之后,神念一扫,诧异道:“哦?神魂之契?”尹乐生扬眉道:“杨兄认得此物那就好办了。”神魂之契,乃是东域幽魂宫宫主幽魂大帝当年闲极无聊弄出来的小玩意,简直的来说就相当于一纸契约,签订契约之人以各自神魂起誓,不过因为这神魂之契中拥有一种奇特的力量,所以起誓的双方都无法违背契约的内容,一旦违背的话,必遭噬魂之苦。神魂之契在别的地方极为难得,杨开当年也见到过,所以才能认得,知道这东西的权威性。只要签订契约的双方以各自神魂起誓,契约生效之后就无法再违背了,除非想自己找死。因为神魂之契是幽魂大帝研究出来的,而幽魂大帝的幽魂宫又在东域,所以同为东域的黄泉宗弟子尹乐生手上能有一张神魂之契,倒也是正常的事。“如此足以彰显我的诚意了吧?”尹乐生神情严肃地望着杨开。杨开颔道:“既有神魂之契,那当然没什么问题。”尹乐生道:“好,你送我离开这里,我将那傀儡的下落告诉你。”杨开沉吟了一下,点头道:“没问题。”长昊急道:“尹兄,也带上我啊,我梵天圣地与你黄泉宗也算是盟友宗门,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。”尹乐生皱了皱眉,朝杨开瞧了一眼。杨开哼道:“长昊的命有人定下了,他必须死在这里!”长昊瞪大眼珠子,怒道:“谁?谁想要我的命!”杨开冷眼朝他望去,哼道:“你把谁丢下不管了,谁便要你的命!”长昊一呆,失神道:“长贤?”紧接着他怒喝道:“放肆!我乃师兄,他居然要别人来杀我!简直混账!”杨开缓缓摇头,没去理会他,而是望着尹乐生道:“尹兄,立誓吧!”“好!”尹乐生点点头,旋即以自己的神魂立下誓言,若杨开愿意将他安全送离此地,他必须告知杨开小小的下落。紧接着,杨开也以神魂起誓。神魂之力涌动之时,那神魂之契忽然光芒大放,一分为二,化作两道流光,纷纷涌入杨开和尹乐生的身体,让两人都是轻哼了一声,冥冥之中,感觉有一层枷锁束缚住了自己。两人都知道,这是神魂之契起效果了。“小小在哪?”杨开眯眼望着尹乐生。尹乐生微微一笑,嘴唇蠕动,传音了一句。杨开神色一变,骇然道:“怎么会在哪里?”尹乐生讶然道:“哦?杨兄竟知道那处地方?”杨开沉着脸道:“前不久才听人提过,你确定它去了那里?”尹乐生道:“我亲眼所见,还能有假?最开始的时候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,但后来在东域生活了一阵,才知道那地方的危险,幸好当时我没有跟进去,否则今日只怕也见不到杨兄了。”杨开铁青着脸,比起不知道小小的下落,现在却更加担忧了。尹乐生与自己已经立下神魂之誓,更有神魂之契束缚,所以不可能对自己说谎的,可是小小如果去了那处地方的话绝对凶多吉少啊。他的面色极为难看。尹乐生却是微笑满面,道:“好了,杨兄想要知道的尹某已经如实相告,现在该你履行约定了吧?”杨开不爽地瞧了他一眼,这才忽然一伸手,朝附近的虚空处插去。尹乐生目不转睛地望着,待看到一条空间裂缝真被杨开给撕开之后,面色既惊又喜,沉声道:“杨兄果然了得,他日若是晋升帝尊的话,必是第二个李无衣啊。”“快滚!”杨开冷哼道。尹乐生大笑一声:“那尹某告辞了,希望咱们还有再见的时候!”“再见之日,便是你受死之时!”杨开咬牙道。尹乐生不以为意,身形一晃,朝那空间裂缝冲去,瞬间就冲到了对面。而长昊等人见此,也是亟不可待地紧随其后,各展神通想要从这里逃离。杨开冷眼瞧着他们,并没有去阻止。(未完待续……)第两千四百六十章交易:

含羞草app为什么打不开

  宁奕来到天启之河河畔。他在心中试探默念了几句元的名字。没有回应……宁奕直接纵身跃下。天启河水荡漾微波,波光如镜。这面大镜映衬世间万物……但宁奕跃下之后,大镜倒开又闭合,将这袭黑衫彻底吞下,从湖面外看,镜子倒映的世界丝毫未变,只不过少了一人。下沉。下沉。再下沉。宁奕屏住呼吸,并没有动用避水符,他在河水之中浸泡下潜,片刻之后,便察觉到四周颜色变了……一条条游鱼映射彩光,天启河底犹如神门骤开,四面八方的水流不知何时消散,从唇边溢出的水泡仍然鼓荡,但是已经可以自由呼吸。宁奕的面前,盘坐着一位衣袍摇曳的水袖年轻男人。真是一位远行而来的异乡人啊。元的衣袍,无论怎么去看,都不是这个时代,这个地方的存在……而且不仅仅对于草原而言,对于妖族,对于大隋,甚至都像是一个“异乡人”。“宁奕,你找我?”元缓缓睁开双眼,神色温和,并没有因为被吵醒而恼怒。“之前在河边默念你的名字,没有反应,所以就直接下来了。”宁奕咧嘴一笑。“我又不是真神……诵念我名,怎会有所感应?”元无奈道:“你要去灞都城了?”前面一句,让宁奕心头一喜,自己之前的试探果然不错。元也不是无所不知的。但后面那一句便让他相当郁闷。每次接近元,宁奕总觉得自己的一切都被看穿了……毫无秘密可言。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?而且元的意思,是真正成就不朽的那些神灵,诵念他们名字,会心生感应么?“如果还有不朽活着……诵念他们名字,会生出感应。至于推演之事,并不算难,你不是‘命’字卷最契合的宿主。不然你也可以做到。”元意味深长瞥了宁奕一眼,又看破了他的心思,道:“这枚竹简的上一个主人,比你更适合它。”竹简的上一个主人,说的是徐清客么?一些驳杂念头,刚刚诞生便被宁奕抹去。“我本来想询问妖域的一些秘密……”宁奕开口,道:“但我现在有了新的问题。”“我不是命字卷最契合的宿主……为何我还能炼化它?”“执剑者古卷,分散在世界各地。再天才的人,也不可能同时驾驭如此强大,而且疏离的力量。”元缓缓道:“即便是缔造它们的初代执剑者,也不可能做到……所以每一位执剑者,都不可能所有古卷最合适的宿主。但,你们至少是其中一卷古书的契合之人。”他望向宁奕,笑道:“你运气不错,上来就寻到的生山两卷,很适合你。”“执剑者与古卷,相互成就,相互改变……如果你拿到的不是山字卷,生字卷,或许此刻也不会是这个样子。”元补充道:“但执剑者可以完整炼化所有古卷,并且调动天书力量……这是其他人无法媲美的。哪怕有某位古卷的‘契合之人’,也不可抵抗执剑者召集古卷的权力。”说到这里。宁奕明白了……怪不得自己炼化“命字卷”后,并不觉得实力有多大增幅,的确可以调动一部分预测之力。但是比起徐清客。命字卷在自己手上的光芒要黯淡太多。元后面的意思……是没有人能抵抗执剑者召唤古卷的权力。譬如那一卷失落的因果卷,哪怕有人捡到了它,而且完美适配了它,也不可能真正拥有它。天书的主人只能是执剑者。宁奕忽然想起一些不属于自己时代的往事……余青水当年借助“命字卷”炼化身躯,重新轮回,在那五百年里,是有一位执剑者存在的。黑袍。也就是说,那五百年里,黑袍早就看到了“命字卷”,只不过未曾收回,而是故意放权给了余青水么?很可惜。这个问题涉及的两位当事人都已经死去,再也找不到答案了。“原来如此,我明白了。”宁奕心底有些惋惜,可惜妖族天下还有个执剑者小丫头,尽给自己添麻烦,不然古卷的收集之旅,会轻松许多。他不善因果推演,所以明显命字卷不适合自己。不过黑槿与自己一样。二人都是剑修,山字卷离字卷,生字卷灭字卷,都是极大的赠幅……能在实战当中动用,并且大幅度提高杀力!“我有一问,关于东妖域白帝。”宁奕面色凝重,沉声问道:“我想知道,他在天海楼战争后闭关,是否在冲击不朽?有没有可能已经迈出了那一步?”水袖男人平静注视宁奕。“你认为……我会知道不朽的事情么?”元忽然笑了。宁奕只能语塞,他张了张嘴,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回答元。“白帝跟龙皇,在我看来并没有区别……他们都是无数岁月里想要冲击最后一关的搏命者。”元声音很轻,道:“有些人的确很伟大。但是在历史长河中,他们真的渺小。渺小到,只剩下……一个小小的浪花。”更多的人,连浪花都没有。宁奕沉默下来,已经在这番话里明白了元的意思,但还是不死心,一定要问出个究竟,“那么,有没有一丝丝丝的可能……哪怕成为半步不朽呢?”毕竟亲眼目睹了太宗晋升不朽的画面……那场烈潮,给宁奕带来了太大的震撼。太宗超脱涅槃的那一瞬,碾压了所有的对手。元只是微笑,没有回答。宁奕知道,元不开口,一定是不能答,而非不愿答。这个问题……只能死心。正当宁奕准备放弃的那一刻。“不是他们不够强。而是大势所迫。”元笑了笑,道:“大势不允许新的不朽出现了。所以再如何搏命,再如何算计,都没有用……这世界已经完整,不会再出现大道缺口了。”“更何况,宁奕。”“远古时代的不朽者,有一位活下来了吗?”元盯着宁奕,笑道:“人们所理解的不朽……不还是都死了,连飞灰都不剩下。”元凝视着宁奕,笑意逐渐僵硬。整条天启之河,陡然发生异象,一缕一缕银灿雷霆,在水底炸裂,直到元闭上双眼,不再去看宁奕。狂暴的劫力,仅仅因为这一眼陡然降临——两人对坐沉默。宁奕大概猜到元在自己身上看到了什么……蜀山后山还有一位困在笼牢里的“不朽”。元看到了“猴子”的存在!劫力徐徐消散。水袖男人这才缓缓睁开双眼,他满面愁容,声音沙哑道:“虽然这颠覆了我的认知。但……活在笼子里的不朽,与死了又有什么区别呢?”宁奕叹了口气,道:“那么你呢?”他一直很好奇元到底是什么存在。“我跟他们不一样……”元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苦涩。他从未对宁奕保留过自己的秘密,“我说过的,我只是一个异乡人。”时间在他身上凝滞。这不是不朽。这……更像是一种惩罚。宁奕忽然又问了一个问题。“那么我呢?”元再次闭口不答。宁奕盯着水袖男人,对视的这一刻,元收回目光。这一次,元再度闭上了双眼。宁奕自嘲笑了,语音略微有些感伤,“所以执剑者也是异乡人?我被丢在西岭长大,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提前布置好的局……真是一个倒霉蛋啊。总不能说,我也是从石头缝里迸出来的吧?”这是猴子对他说的。猴子问宁奕父母是谁。宁奕说自己没有父母。猴子喝了口酒,说巧了,他也没有父母。宁奕问他从哪出来的。猴子说他是从石头缝里迸出来的。既然元都看到了,宁奕也没什么好瞒的,就当一个段子说给元听。元睁开眼,再一度看到了真相,神色古怪道:“他骗你的……”宁奕:“???”“人是人他妈生的。猴……当然也不例外。”说这句话的时候,元的神情显得很不流畅,也很不高人,原因可能是天劫业力再一度盯上了他,河水四周已经再起炸雷之音。元一改温和,恶狠狠催促道:“你什么时候出发?能不能快一点滚蛋?”宁奕在心底骂了猴子一百遍。这枯毛猴子真过分啊……竟然连自己也骗?骂完之后,宁奕深呼吸,面色诚恳,道:“最后我想请你为我卜一卦。”“算这一次去灞都城的吉凶?”元皱眉道。“算一算,我还能活多久?”宁奕再一度试图从元嘴里套出天机。元直接闭眼,不与宁奕对视,接着没好气拂袖,直接将他送出天启之河领域。“噗通”一声。水柱炸开。天启河水纷纷扬扬如大雨倾洒。一道黑衫身影颇为狼狈被送出,一屁股墩子坐在河畔,看起来萧索又落魄。好些人都看见了这道身影……看起来像是乌尔勒?宁奕簸坐在天启之河河畔,拍拍屁股起身,骂道:“石缝里迸出来的枯毛猴子,你活该单身一辈子。”诵念真神之名,会心生感应?蜀山后山。许久无人来看的大圣爷,盘坐如枯石,忽然皱起眉头,打了一个重重的喷嚏。他挠了挠猴腮,咕哝一句,重新闭关。